主管单位:十堰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   主办单位:湖北省十堰市太和医院

微信扫描二维码
健康养生早知道

太和医院官方微信
问道武当寻医太和

23岁女孩背包里塞满成人纸尿裤 竟因减肥所害!

2018-06-06 10:10:18 来源:健康时报网 编辑:cia
摘要“我的背包里,塞满了成人纸尿裤。”一位叫美娜的23岁女孩最近在微博上写道。奥利司他、Yanhee、西布曲明……每一天,中国女孩从广告、朋友圈、各类网站上不断接触到这些五花八门的减肥药,在标榜以瘦为美到畸形的时代,这些减肥药几乎成了许多中国女孩赖以支撑的希望。

“我的背包里,塞满了成人纸尿裤。”

一位叫美娜的23岁女孩最近在微博上写道。

奥利司他、Yanhee、西布曲明……每一天,中国女孩从广告、朋友圈、各类网站上不断接触到这些五花八门的减肥药,在标榜以瘦为美到畸形的时代,这些减肥药几乎成了许多中国女孩赖以支撑的希望。

然而,近日多位被这些减肥药坑害的中国女孩陆续选择曝光自己,肾脏坏死、血透、肝功能异常、全天穿纸尿,痛苦和副作用如影随形。

吃减肥药掀开了潘多拉魔盒

  亢奋、失眠、上瘾接踵而至

“减肥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尤其对我这种又懒又馋的人,每次同学会上看到一鸣惊人、穿各种漂亮衣服、受人喜欢的闺蜜时,羡慕就成了催促我减肥的动力。”

大学四年里,小风(化名)坚持最久的一件事情就是减肥,跑步、健身房、过午不食、代餐这些方法她都尝试过,短则三五日,长则一个月,但永远是陷入瘦了又吃胖、胖了又重新减的恶性循环。

也许是厌烦了永无止境的反弹,无数次失败后,跟大多数沉迷于减肥的女孩一样,小风紧紧抓住减肥药这根最后的稻草,开始偷偷服用淘宝上买来的5粒装试用品。

“一周之内,我断断续续吃了4片药,期间没什么食欲,再加上运动,一周就瘦了5斤左右。而且相比别人一天两粒,我的药量还不算多。”小风对肉眼可见的变瘦感到窃喜。

本以为这是减肥难题的终结,却没成想是掀开潘多拉魔盒的开始。

“服药后我整天都亢奋不已,一天完成了平时拖拖拉拉一周才能完成的工作量。口干舌燥,喉咙像被碳烤过,不想吃饭只想喝水,一天喝了10多瓶水,上了20多趟厕所。我心慌得要命,即使整天都安静地坐在电脑前面,也感觉心脏里像被塞了只青蛙,扑通扑通地往外跳个不停。我一向是个睡眠超级好的人,倒头就睡,一觉到天明。可那晚我几乎整夜都睁着眼,望着蚊帐发着呆,半小时看一眼手表。”

亢奋、口渴、心慌、失眠,这还只是吃药第一天的反应,接下来服药的日子,小风像是按下了生病开关,长达一个月的重感冒、整夜失眠和月经紊乱接踵而至。

起初,小风天真地认为只要真能瘦,副作用什么的都能扛过去,但症状持续不断,让小风开始怀疑起这款减肥药来,“那种药抑制食欲,是当时我能找到评价最真实、效果最好、价格能承受的减肥药了。”

目前,市场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减肥产品,而经过正规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减肥的药物并不多,全球使用较多的有奥利司他、氯卡色林、苯丁胺+托吡酯、丁氨苯丙酮+环丙甲羟二羟吗啡酮、利拉鲁肽几类,但每一款药物有明确的适用人群,比如奥利司他、氯卡色林有明确的BMI指数要求,利拉鲁肽与糖尿病治疗相关,和小风一样的健康女孩很少符合使用条件。

那么,她们淘宝购买的小药丸又是什么呢?近年来,很多减肥药屡屡被曝含违禁成分,最常见的添加成分有西布曲明、马来酸氯苯那敏、安非他命等,更可怕的是可能还有“冰毒”。

比如西布曲明,它是作用于神经中枢抑制人的食欲,达到减肥的效果,但是它最明显的副作用就是心悸、口干、头晕、失眠,跟小风的某些症状极为相似。

2002年,欧洲药品监管部门对西布曲明进行一项大规模的临床实验。结果发现,使用西布曲明的受试者发生心脑血管事件的风险比安慰剂组高了16%。

2004年1月至2010年1月之间,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共收到西布曲明相关不良反应报告298例。美国雅培公司的诺美婷以及中国知名品牌曲美相继下架退市。

2010年,原国家食药监局宣布国内停止生产、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。

北京天坛医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方红娟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在早期上市的减肥药中,很多被撤回、退市,就是因为副作用。记者在查阅各种网站上关于减肥药副作用的讨论时,发现很多使用者都提到:减肥药还会让人上瘾,一部分原因是使用者们沉迷于体重秤上看得到的变化而不可自拔,另一部分则可能来自于药品本身效果。

“确实有一些非正规渠道购买到的减肥药里面会添加有甲基苯丙胺,也就是‘冰毒’,因为它确实减重效果最明显且不反弹。”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内分泌科副主任医师吴晞解释,这就是所谓的吸毒减肥会造成亢奋、幻觉、成瘾等严重不良反应。

小风慢慢地才回想起来,自己当初拿到手的那些包装粗糙的减肥药,连最基本的产品名称、生产厂家、生产日期、保质期等基本的信息都没有。

自己吞服下去的到底是毒药还是减肥药,将会承受什么样的可怕反应呢?小风想起来都觉得后怕。

代购买到人妖使用的减肥药

  进医院才逃过一劫

与小风不同,另一位上海女孩漫漫(化名)买到的是一款由医生亲自开具处方的减肥药——Yanhee(然禧)。不过,这个医生是在泰国,而处方只包含身高、体重、年龄等基础信息。

“我有一个很胖的姐姐,她托常驻泰国的好朋友从曼谷Yanhee医疗国际中心买的,然后我们俩一起吃。”漫漫说,当时求朋友推荐减肥药时,许多人都提到这个Yanhee。

这款减肥药打出的广告是:“所有的减肥,都是由医院的医生根据个人体质配制的”,漫漫本以为这款药安全性应该可以保证,但是服药不到两周副作用就犯了。

“最开始出现头晕,口渴,心跳加速,后来越来越厉害,有次心跳太快到我感觉都快停了,再到后期就是睡不着觉,一天只睡两个小时,其实也很困,但一躺在床上就不停地出虚汗,而且经期不稳。”

最严重的情况发生了,在一次乘地铁时,漫漫感觉整个人眼前一黑,差点栽倒在地。她找到卖家咨询,对方却告知这是新陈代谢调整的正常反应,再坚持服药症状就会消失了,“现在想起来,这些完全是骗人的鬼话”。

不久,漫漫因为严重的月经不调前往医院治疗。但是医生明确告诉她,心跳加速、口渴、失眠和盗汗,这些都不是月经不调的问题,最后在化验检查中发现肝功能异常,有一项指数极其偏低。

这款据说是由医生开具的“减肥神药”,在网络中一直销售得火热,健康时报记者通过微信添加了一位Yanhee的代购者。

她用非常正式的口吻说,Yanhee减肥药是泰国Yanhee国际医疗中心研制的正规药品,并发送一份“医生需要你填写”的清单让记者填写,其中包括姓名、性别、年龄、身高、体重等基本信息,还有目标体重、是否服用减肥药、哪一餐吃的比较多、要几个月药物、药物过敏、重大病史等信息。

“这个药根据你的实际情况来配的,没副作用,一个疗程28天,吃到你满意的体重就停。”代购者反复告诉记者,如果此药减肥效果不好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火爆,而且她本人是长期服用者。

但是漫漫告诉记者,Yanhee医院是做整形的,实际上最拿手的是人妖手术,而这款减肥药很有可能就是给体型过于粗犷的人妖吃的。想起泰国人妖的寿命,漫漫心中一紧。

通过非正规渠道购买的减肥药使用风险颇高,“不通过正规的渠道获取药物,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无法得到市场用药反馈,因为我们不知道这些药有什么成分,这些成分将带来什么样的不良反应”,吴晞医生认为这是减肥药副作用的可怕之处。

记者检索Yanhee后发现,这款药早已劣迹斑斑。

2013年就有媒体报道北京市药品检验所检验结果,该药品含有西布曲明、马来酸氯苯那敏呋塞米、氟西汀、比沙可啶等多种成分。

马来酸氯苯那敏含强利尿剂成分,服用后会对人体肝肾造成不可逆的严重损伤。呋塞米是一种强效脱水利尿剂,通过脱水作用可以造成体重暂时下降的表象,但其减少的是水而非脂肪,一旦停用体重马上回升。氟西汀是一款经典的抗抑郁药物,后来发现有减重的作用,口干、食欲减退和失眠是常见副作用。而比沙可啶就是一种接触性泻药。

而这样一剂掺杂多种药物的减肥药安全性有多高呢?目前为止,记者还没发现有人给出书面的科学说明,只有代购者反反复复所说的“我们自己也在用,没有任何副作用”。

2015年5月,昆明海关截获非法入境的Yanhee减肥药105公斤,市场价值52万元人民币。2013年6月,青岛海关驻邮局办事处查获泰国Yanhee医院处方减肥药约4.5万粒,市场价值约为7万元人民币。2013年8月4日,机场海关旅检现场在对曼谷至昆明的MU742航班检查时,查获Yanhee药片2.5万余粒,市场价值约为4万元人民币。

根据澎湃新闻对判决文书统计,近6年来因销售一些品牌的泰国减肥药被判刑的案件有46起,其中不少减肥药都是通过淘宝或微信销售。上诉判例中,Yanhee、Dermcare、NPP等未经批准进口的泰国减肥药多年来持续出现,屡禁不止。

Yanhee只是众多代购、微商减肥药中的冰山一角,而那些没有被抽查到的流入中国境内的减肥药数量几乎难以想象,对于正在服用药物的中国女孩带来的危害也难以估量。

“还好医生说我的情况能调理,然后让我停用了减肥药,中药汤剂和西药一起服用调理内分泌,最后配合作息。”漫漫说自己在3个月调理恢复后,感觉逃过一劫,甚至因为这个去认真学习,考取了中级营养师证。

无论多少斤还想更瘦

  美比健康更重要

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通过代购、通过一日三刷的朋友圈、通过朋友亲身“血泪”讲述推荐、通过药品繁杂的药店,甚至通过贴在电线杆上花花绿绿的小广告买到自己“心仪”的减肥药。

令人不解的是,为何她们愿意通过存安全隐患的渠道获取减肥药,却不愿寻求医生帮助?

“很少有健康的肥胖人群来我们这里看肥胖,因为大部分人觉得肥胖不是病,所以第一时间不是选择医院医生。”方红娟医生认为正确认识肥胖很重要,这也是很多人难以意识到的。

吴晞医生告诉记者,因为国内的医疗减肥也处于困境,缺少获批的处方类减肥药,仅只有奥利司他一款OTC(非处方药)减肥药,多数情况下是减肥依靠运动和饮食处方,满足不了很多人快速减肥的需求。

而更重要的是,医生和普通大众对肥胖认知不一样。医生是站在身体是否健康的角度,而女孩们则是站在是否“好看”的角度。

吴晞医生坦言,从医学角度上看,很多嚷嚷着要减肥的女孩子并不需要减肥,反而是应该减肥的人没有减肥的概念。所以从根本上,很多女孩子对胖和美的认知有偏差。

目前在美国学习的方红娟医生正在参加一个“手术减肥”的课题,在手术术前会有心理医师、内分泌科医生、营养科医生、外科医生一起讨论患者的手术指征,如果减肥的人只是想追求美,或者对手术的期望值太高,那么医生就不会给做手术的,因为手术是为了健康生活。

“1.6米,120斤,放在正规医院眼里,那是正常体型。但是那时候鬼迷心窍,每天想着要瘦下来,有点魔障。”漫漫和小风类似,都是为了追求瘦一点、再瘦一点,这样就能更好看、更可爱一点。

柏拉图曾说过:“人的心愿不外有三,健康的身体,通过诚实劳动获得的富裕和看上去优雅美丽。”但在求学生涯中,减肥是班上女生津津乐道的话题,木子(化名)看着身边的女生越来越趋于追求他人眼中的骨感美,却往往忽视了健康。

但是渐渐地,木子的想法开始发生变化了。

“周围人都说好女不过百,身边好多女孩子都在减肥,室友们健身的健身,吃减肥药的也有,还有一个室友直接节食,每天只吃一餐蔬菜沙拉。”木子原本觉得自己体重是正常的,减肥什么的都没有健康重要,但是看着室友们坚持不懈地减肥,原本关于体重和美的态度也开始动摇了。

真正让木子下定决心减肥的,是在大二宿舍进行体检后,“我们宿舍一共有6个人,原本我是宿舍体重倒数第二轻的,一个学期下来,我直接成为宿舍正数第二重的女生了,唯一比我重的室友是因为她比我高7、8厘米。”其实,木子的体重与大一时相比并没有很大的变化,但是室友的减肥“拼劲”也让她开始怀疑1.6米、105斤的自己是不是太胖了,越来越丑了。

木子抱着“为什么要减肥”的疑问咨询正将减肥进行得热火朝天的室友们,每天只吃一餐蔬菜沙拉的室友的回答让木子印象非常深刻,“身边漂亮的女生几乎都不怎么吃东西,一个比一个瘦。”

“看着室友都这样,那我怎么好意思不减肥啊。瘦点总比胖点好,瘦点总是没有错的呀,而且越瘦的话,穿衣服也明显更好看啊。”

2013年,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抽取省内7个省辖市的2678名大学生进行其减肥行为现状调查,结果显示通过BMI评价法和自我评价体型比较,自我评价正确者仅占48.09%,在体重偏轻或正常中,有31.89%认为自己超重或肥胖。

2012年,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社会医学与健康教育系进行《北京市西城区中学生减肥相关行为调查》,最后得出,女生可能更容易判定自身体型偏重,并且有盲目减肥的现象,采取不健康减肥措施的报告率也高于男生。

一般来讲,女性群体普遍会高估自己体重,许多标准身材的女性在主观上认为自己超重或肥胖。很多文献研究无一例外地指出,在对自身体型认知上,女生倾向于向胖认同;在对理想体形认同上,普遍接受以瘦为美的体形观。

这些结果意味着,“以瘦为美”的价值观念已经深入影响着很大比例的大学生,尤其是女生,追求完美体形带有一定的盲目性。

走入木子的寝室,随处可见其他室友的各种美容减肥杂志,《昕薇》、《瑞丽》等,五花八门。书中各种减肥方法被标注出来被要求严格执行。墙面、桌面甚至是手机屏幕上都是满满的减肥小贴士、减肥口号或是减肥食谱,用以激励自己。

“周围的一切都在刺激着自己,你不够瘦就不够漂亮,赶快减肥吧。”木子也开始减肥,勒紧裤腰带节食、打卡跑步成为日常。

“楚王好细腰、宫中多饿死”,夜跑完的木子看着这句话,开玩笑说道,自己总有一天也会成为“饿死”大军中的一员,但是依然无法控制想变瘦变美的欲望,而且渐渐地,跑步也不会带来体重明显下降,节食的每一天都难熬,木子下一步决定尝试一下朋友推荐的减肥药。

5斤、10斤、20斤,到底要减多少下去自己才会真正满意呢?

对于这个问题,木子告诉健康时报记者,她也不清楚,就是要一直减,减到觉得好看了为止。但是“好看的体重”到底是多少呢?

现在的漫漫,正常的工作,玩着cosplay,每天运动,已经完全摆脱了减肥药的阴影。小风也走出这一段想起来就颤颤发抖的记忆,并把自己的经历在网络上分享,引以为戒。

但如今,还是有很多的人,在网络上检索着减肥药,从代购手中支付着减肥药的定金,甚至正在伴水喝下一粒“三无”的白药丸,经历着一次危险的非法减肥药之旅。

相关阅读

网友评论

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 0条评论,0人参与
请输入评论内容
评论加载中,请稍后...

推荐阅读

关注排行